• 论兰克史学流派 不要轻易放弃。学习成长的路上,我们长路漫漫,只因学无止境。


    世间万物都离不开中国的传统哲学——“易”和“中庸”。事物不断的发展,以达到一种中庸的稳定的状态。在西方历史学的发展过程中,不同的认识形成了不同的史观,力求史观的解释达到一种中庸的合理范围。史观由不同阶段所处的社会环境决定,因此现在的也只是“一时流行之观点”。人不能拥有一种纯粹的史观,也不能刻意的用一种史观是衡量、看待历史发展。

    在西方史学经历古典史学、中世纪史学、文艺复兴启蒙运动、历史哲学的阶段中,不同时期对历史材料和历史解释的侧重此起彼伏,因而史观、思维的不同对历史材料有了不同的解释。历史解释应基于材料的基础之上,保持独立思考,基于事实一分材料说一分话,这是治史的根本方法。

    历史学的发展不能脱离大时代的背景。古典史学中,注重英雄史诗、神话传说历史学家竭力使自己的记载与事实相符。古典时代之前的历史学家认为历史的书写不在于说出事情的真相,而在于引起读者的兴趣,启迪人的心智。随着世俗社会的发展,历史学家们追求真理,把写出信史实录作为对史学、史家的基本要求。此时的历史主要作用是为统治者提供借鉴垂训后世。历史的道德解释重于历史事实的呈现。

    中世纪在宗教的统治下,历史学也不能逃脱。公元前476年罗马城被蛮族攻陷,标志着古典时代的结束,基督教趁这个时机进入人们的精神世界;随着文化水平的倒退,神职人员成为文化的传授者,掌握着唯一解释《圣经》的权利。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,史学完全成为了为宗教服务的工具,历史成为了神学的婢女。

    西欧中世纪晚期,随着资本主义工商业的发展,资产阶级工商阶层要求获得更多的权利,爆发了以人文主义为核心的文艺复兴运动。经历了中世纪的人性压制之后,兴起了以人为中心的人性史观。他们认为,理性启蒙程度是衡量社会进步程度的标准。伏尔泰将哲学的明灯带进了历史档案,崇尚人的理性,推翻宗教桎梏。

    历史哲学风行一种独断专行的观念和理论,并且总是要证明历史事实符合万博注册地址,新万博manbetx,英超万博他们所想象出来或推演出来的理论体系。对于哲学而言,历史学不过是哲学的证人,从而降到了哲学辅助学科的地位。

    对于历史的书写从来都是历史解释大于历史事实,历史学不能成为一门科学。

    有人认为兰克史学是“科学的历史的创始人”。所谓“科学的历史”有两层含义,一是把历史看成“科学”,像数学、物理学、化学一样。既然是科学,就有其内在的规律和逻辑,通过科学手段可以发掘这些规律以及历史发展的脉络;另一层含义是从方法论角度谈论历史,运用科学的方法研究历史,就能原本的书写历史,恢复人类历史的原貌。兰克是“科学的历史”的创始人,是有一定道理的。

    兰克认为历史在发展中从幼稚走向成熟,最终表现在西方的文明成果中。在之前的西方社会中,历史人为解释的重要意义远远大于历史事实本身,人民纷纷倾心于构建历史解释。兰克认为,“真实的历史比虚构的小说要有趣的多,美得多。”兰克的最大贡献在“科学地”研究历史上,由此他开创了“科学的历史”研究潮流。在兰克之前,历史学都已经有了深厚的基础,但是用一种非常严谨的方法规范其研究方式、研究历史发展历程、把历史学当作一门科学,却是从兰克开始的。之前的历史学著作则比较随意,包括古希腊希罗多德的《历史》和西汉司马迁的《史记》都是这样。这些著作无法提供史料的来源和出处,其真实性不得考证,也不知道它们运用了哪些史料,或者根本就没有史料、而只是凭道听途说甚至想象。比如“霸王别姬”,气壮山河、威武悲恸,在中国历史中广为流传,但后人却无法求证;《史记》中对于秦始皇身世的记述也使人持怀疑态度。兰克却提出,写历史要完全真实、非常准确。为此他制定了一套规范,首先要找到非常可靠的档案、资料、文书,证明是非常坚实可靠的内容,才可以当做材料被引用。使用可靠史料是恢复真实历史的出发点,而判断史料的可靠性,就需要依靠一整套完整的科学方法。这样一来,通过使用科学方法就可以写出真实的历史,历史学科成为科学。兰克特别重视原始陈述等档案材料,强调对史料进行严密的考证,在书写时要保持着客观的叙事态度,“历史是怎样发生的就怎样叙述”。在兰克时代,有不少历史学家都有类似看法,但兰克是他那个时代的集大成者。兰克开办历史学科的“研究班”,培养的专业历史研究人员对现在的历史学仍然有重要的影响。因此,兰克不愧是一代史学大师,改变了西方史学,也在很大程度上改变了世界史学的发展,随着近代西方的崛起,兰克的研究方法也传播到了整个世界。

    兰克的史学必定是政治史,根据他的要求,人们在现有的条件下只能写政治史。什么是坚实的史料?他说得很清楚档案馆里白纸黑字的档案才是可靠的,用这些确凿无疑的史料才能写出真实的历史。可是用档案写出的历史必定是政治史,因为档案收藏在外交部、殖民部、政府档案馆,记载的都是与政治相关的活动,所以,如果把兰克作为楷模,按兰克的要求研究历史,就只能写出政治史,当然政治包括战争、外交、军事、殖民等内容。兰克的历史也是民族国家的历史。兰克生活在19 世纪上半叶,是民族国家剧烈变动的时代。西方的崛起是在民族国家形成的时刻开始的。兰克那个时代,欧洲以及北美的民族国家基本形成,借助民族国家的力量,西方突飞猛进,占取历史优势。民族国家对西方来说至关重要,这是它崛起的前提条件,也是兰克史学建立的坚实基础。

    兰克说真实的历史只能依据坚实的史料。可是,“真实的历史”是否存在?史料真的能“坚实”吗?

    ?

    论黄仁宇大历史观形成原因 万博注册地址,新万博manbetx,英超万博

    没有了

    上一篇:第15期青年骨干理论培训班举行案例教学

    下一篇:花40元买杯同学调的鸡尾酒!这批学生“自产自销